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穹苍破斗】(02)【作者:free1shadow】
【穹苍破斗】(02)【作者:free1shadow】
字数:37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药老

  有些神不守舍的萧炎按照平日的习惯,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坐在山壁之上,平静的望着对麵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那里是加玛帝国闻名的魔兽山脉。

  萧炎没想到今日到萧家的贵客,是加玛帝国为数不多的大势力云岚宗,萧家在乌坦城颇有份量,不过却也并不是唯一,城市中还有另外两大家族实力与萧家相差无几,在云岚宗眼里萧炎只是小地方中的小势力,照理说云岚宗与萧家理应扯不上半毛关系,怎会来萧家作客?

  果然……在客套一轮后,便向萧家提出希望解除多年前萧家与纳兰家两位老爷子互相约定的婚事,当年萧炎的爷爷与纳兰家族长是生死好友,而当时恰逢萧炎与纳兰嫣然同时出生,所以两位老爷子便将两人亲事定了下来,然而纳兰嫣然五年前被云岚宗云韵看重收入门下,并把她当做云岚宗下一任的宗主在培养,嫣然所修练的功法,是云岚宗最高深的功法,不便与男子有纠葛,才会希望解除婚约。

  本来以萧炎情况,对方要求解除婚约倒也正常,想必纳兰家也不想埋没纳兰嫣然这将继承云岚宗宗主,未来的风云人物,可由云岚宗出面就有了施压的意味,而纳兰嫣然一副看不起萧炎的态度,也让萧家颜面尽失,萧炎便冲动的与纳兰嫣然约定,三年后上云岚宗挑战,若是输了则当场解除婚约,反之纳兰嫣然为奴为婢。

  事后萧炎冷静下来想想,以他目前的情况,三年后拿什么挑战人家?不过如果再来一次,萧炎的选择恐怕也不会改变,可自己又如何在三年后具备挑战纳兰嫣然的能力?

  此时萧炎的目光,看着右手上的黑色古朴戒指,就在刚才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从中还跑出一个自称药老的灵魂体,表示为了答谢三年供奉的斗之气,能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还可以让自己成为一名练药师。

  炼药师是斗气大陆一种淩驾於斗者之上的职业,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丹药,任何一名炼药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姑且不论是真是假,萧炎都要尝试,否则别说三年后,一年后的成人仪式结束,自己就会被分配到家族外头的产业,不……不过药老要自己收集的药材可是上千金的价值,可自己每月零花钱才二十金币,这可不是小数平民可以过上一年的,萧炎只好再度抱头苦恼起来。

  脚尖在山岩之上轻轻一点,萧薰儿宛如一只紫色蝴蝶一般,曼妙的身姿划起诱人弧线,轻灵的跃上了山顶,微偏着头,目光扫向悬崖边的少年,望着少年,薰儿微微一愣,虽然仅仅半天不见,不过她却是觉得,现在的萧炎,似乎比先前,多了点什么…

  有些迷醉於少年嘴角那若隐若现的笑容,萧薰儿俏美的脸颊,浮现可爱的小酒窝,浅笑道:「看萧炎哥哥现在的模样,似乎并不需要薰儿来宽慰了?」
  「人经历了打击,总得成长不是?」看着一旁走来的薰儿,萧炎耸了耸肩笑道。

  「她一定会后悔的。」熏儿抿着小嘴,轻笑道,信誓旦旦的模样,宛如审判。
  萧炎淡淡一笑,似乎不愿谈起她,忽然的说道;「熏儿…你手上还有多少钱啊?」

  在家族中除了父亲,便只有薰儿与他关系最好,今天给父亲丢了那么大的面子,他可没脸再去找父亲借钱,所以也只能把念头打在薰儿身上了。

  「钱?萧炎哥哥需要钱么?」

  「咳…要买点东西,还缺一点。」跟女孩子借钱,让萧炎小脸有些通红。
  头一次看见心中淡然的萧炎哥哥露出这幅窘迫的模样,薰儿顿时有些觉得大开眼界,捂着小嘴娇笑道:「我还有一千多枚金币,够吗?如果不够的话…」在说着话的同时,熏儿那背在身后的一只纤手上,屈指轻弹,一张紫金色的卡片突兀的出现在了芊芊双指间,卡片之上,闪烁着五道不同颜色的波纹。

  五纹紫金卡,在斗气大陆上,至少需要斗灵的实力,才有资格办理这种代表身份的金卡,不过一些超然势力,也具备这种资格。

  「够了……够了……放心吧,等以后我会把钱尽数的还你。」欣喜的点了点头。

  「谁稀罕你还呢…」嘴微撇,薰儿背后的紫金卡片,也是被她快速的收了起来。

  「那你先等等,下午修练结束后我们就去一趟拍卖场,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萧炎对着少女挥了挥手,率先对着山下兴奋的跳跃而去。

  「要是薰儿也是修练交合功法,就能陪着萧炎哥哥修练了……」薰儿立在原地有些叹息的道。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人呢?」当萧炎进入修练室,只见萧媚在软垫上坐着,却不见另两位族人,疑惑的问道。

  「我让他们去了其他组。」萧媚淡淡的回道。

  「啊?」听着萧媚的回答,萧炎疑惑之色更重了。

  「我要给萧炎哥特训,如今你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三年后就算输,也不能输得太惨,可不能太丢萧家面子。」萧媚一脸严肃的道,不过实际上是因为昨天修练时萧媚险些把持不住,万一今天忍不住了,没其他人在,自己也不至於太丢脸。
  「谢谢你,媚儿。」萧炎自然不知道这些,闻言有些感动地说道。

  「好啦,快点来修练吧。」萧媚有些心虚,连忙运起功法掩饰,淡淡潮红渐渐从白嫩的肌肤浮出,动手脱下身上的衣物,眼神迷离的对萧炎道。

  萧炎自然也是脱去全身衣物,挺立着身下的傢伙,将萧媚压在软垫上,双手自然的缠上斗气,朝那诱人的娇躯探去,并用膝盖顶开萧媚的双腿,身下的傢伙彷彿有眼睛似的,不偏不倚的顶了进去,萧炎挺动的相当缓慢,双手也温柔的轻抚,一手捏起雪白娇乳,一口吸着那点粉红,另一手则四处游走,萧炎那掌上淫技,水流般在那娇嫩的躯体上游走,一股让萧媚癡迷的快感迅速累积。

  大概是没有旁人在,动听的呻吟声毫无顾忌回荡在修练室中,萧炎不同於昨天的狂猛,温柔缓慢的刺激,萧媚反而比昨日更快的败下阵来,在她心中七段斗之气的她,在萧炎三段的实力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很是丢脸,可体内那股冲动着实让他难以坚持,腰肢迎合着更贴近萧炎,在心中暗自想道:「就当作给萧炎哥增添信心吧……」

  「你这乱七八糟的淫技谁教你的?」正当萧媚这么想的时候,在萧炎心中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老师?有什么问题吗?」萧炎顿时大感疑惑,刚开始修练这技法,还每晚偷跑去勳儿房中,练习到筋疲力尽才罢休,如今他的掌上淫技虽然没有雄厚的斗气支持,不过手法可是同龄间可是没得比的。

  「你这样盲目的给予这妮子刺激,把她弄得死去活来,功法都散去了还修练什么?」萧炎骤然停顿下来,似乎是前一世在地球的习惯残骸,让他遣意识的这样做,药老这样一问萧炎才忽然惊觉。

  见萧炎如傻子般停在那边,药老无奈的道;「让为师给你示范一下吧。」
  正当萧媚感到奇怪,为何萧炎忽然间不动了,红润的脸庞抬头望向萧炎,赫然发现萧炎的双瞳竟然变成白色。

  萧炎猛然将抱起萧媚躺在软垫上,让萧媚坐在自己身上,双手又朝着那带着潮红身躯垄罩,快感再度袭来,使萧媚娇喘连连,体内的燥热与渴望节节攀升,可萧炎双手动的起劲,身下却是丝毫不动,萧媚只好难耐的扭起了腰肢,萧炎双手不停歇的在游走,因为扭动的身躯带动的两对粉嫩,更是格外关照。

  「像这样给予刺激提升快感,产生更多能量的同时,也要在在周身穴道与经脉注入斗气,压制这妮子体内的冲动,不能让这股能量轻易的散去。」萧炎控制着萧炎的身体,并指导萧炎一些门路。

  「啊……萧炎哥……你……啊……你做了什么。」约莫半小时后,萧媚才惊觉不对,虽然能感到濒临爆发的快感可却无法宣泄,那股冲动不断在体内累积,使得意识都有些模糊,小嘴随着萧炎给予的刺激不断娇吟,腰肢比起先前略为缓慢,可为了达那美妙的高峰,仍然不停扭动着。

  「好了……差不多了,最后就你自己来吧。」像是没有听到萧媚的询问,看着逐渐缓慢的腰肢,药老将控制权交还给萧炎。

  旋即萧炎将眼神迷离的萧媚压在身下,发起最后的冲锋,像是要洞穿那身躯般不断的挺进,每一下都让萧媚感到如触电般的快感从下身直达大脑,就这样抽送了十几下,身下的人儿便弓起了身子,小嘴微微张着,瞳孔失神般望着上方,身体不断颤抖着,终於是攀上了那渴望已久的高峰,与之同时萧炎也是在萧媚体内宣泄出来,不过萧炎马上察觉不对,因为喷发了数次后,仍然没有结束的感觉………

  「忘了说了,我也压制了你。」此时药老的声音传来,不过萧炎似乎已经听不到了。

  被快感淹没的萧媚,已经无法思考,大脑一片空白,感受到涌进体内的炙热,也下意识的双脚缠着萧炎腰间贴合上去,娇躯不自主的抖动着,但这对萧炎可是火上浇油,只能顶入萧媚更深处,持续着那止不住的喷射。

  萧炎也不知道自己射了多久,因为在感到什么都射不出来以前,就已经失去了意识,修练室中……半透明的苍老身影,看着在周身产生庞大的能量的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